大兴社区

=


您没有登录。 请登录注册

义堂由于王玉杰事前没沟通 义堂王玉杰酒店没准备菜盒和食品袋

向下  留言 [第1页/共1页]

母亲家有个邻居老Q,为人豪爽,好交友,爱喝酒,还经常做一些不按常理出牌的事,倒是挺招人喜欢。老Q的婚姻坎坷,与老婆离婚后,自己更是离不开酒,或自斟自饮,或唤来三五好友对酌。有一年的大年三十上午,我正在帮母亲忙乎着,老Q来找我,叫我去他家给他写对联,说他把笔墨都备好了,写完对联还要请我喝酒。我只好放下家里的事,来到老Q家。见桌子上铺好了红纸,也不知在哪里淘来的大楷羊毫和写大字的抓斗,整整齐齐地摆在那里。我心里正在搜肠刮肚的琢磨着合适的对联,便问老Q,要写什么内容的对联?哪知老Q早已胸有成竹,说他想好了,上联"喝酒喝酒喝酒",下联"吃肉吃肉吃肉"。横批"天天如此"。再给他写一张大"福"字。我晕,细一琢磨,这对联看似不入风雅,但是工整对仗,不失风趣,也算作一幅"妙对"。义堂 王玉杰于是,给他认认真真地写好了。义堂 王玉杰老Q兴起,当时就把对联贴在门上。义堂 王玉杰又搬来椅子放在床头,踩着椅子把那幅差不多两尺见方的"福"字贴在床头的天花板上,哈哈大笑说:"我这是大红的福字当头照啊,痛快。义堂 王玉杰来,咱喝酒。义堂 王玉杰"
  儿时顽劣,玩弹弓打鸟,爬树掏鸟窝,扑蜻蜓,捉蟋蟀,水灌蚂蚁洞,火烧马蜂窝,,,,杀生无数,就是蜜蜂也不放过。义堂 王玉杰因为捉蜜蜂被蜇过,就用纸板做成镊子,即可轻易的捉住蜜蜂,又不会被蜜蜂蜇到。义堂 王玉杰房前屋后从春到秋开满了各种花草,蜜蜂穿梭往来,特别是邻院的两株一人多高的女贞树,花香四溢,满树的白花落满了蜜蜂,嗡嗡作响,成了我捉蜜蜂的用武之地。义堂 王玉杰大人们呵斥道,不能伤害蜜蜂,那是养蜂人养来采蜜的,花儿也要靠蜜蜂来授粉,才能结出果实,蜜蜂的刺一旦因为自卫刺了出去,它的生命也就终止了。义堂 王玉杰可我哪管那些,我行我素,照捉不误。义堂 王玉杰捉到的蜜蜂,被纸板夹住,把蜂尾放在一块儿肥皂上,看着蜜蜂把刺注入肥皂里,肥皂上留下密密麻麻的蜂刺,地面上也留下密密麻麻的即将毙命的蜜蜂。义堂 王玉杰现在回想起来,真是惭愧,罪过,罪过。义堂 王玉杰每到春暖花开,我还是愿意凑到花前看着忙忙碌碌的蜜蜂,当然,那是对生灵的欣赏和赞叹。义堂 王玉杰绝不会去伤害它们了。义堂 王玉杰
  落了一天的雨。义堂 王玉杰下午去办事,撑雨伞,乘公交。义堂 王玉杰一是要去的几个地方停车太难,二是都在公交站点附近,主要的还是想感受一下如期而至的春雨。义堂 王玉杰走在湿漉漉的大街上,听着雨伞上面唰唰地响成一片,偶尔几滴雨点落在脸上,凉丝丝的,挺爽。义堂 王玉杰明天就是二月二,雨后如果接连几个晴天,气温就会升高,蛰伏的"小草龙"就会"抬头",随之而来的就是一片新翠。义堂 王玉杰一场春雨一场暖,何不尽情地享受一下春雨。义堂 王玉杰
  年前,某公司在某五星级酒店开年会,载歌载舞,杯觥交错。义堂 王玉杰散席时老总宣布,为了响应中央厉行节约,反对浪费的号召,剩菜一律打包带走。义堂 王玉杰顿时慌了酒店餐饮经理,由于事前没有沟通,酒店没准备菜盒和食品袋,于是赶忙从外面运进。义堂 王玉杰几百个盒袋送来后,从来没有打包习惯的服务生手脚倒是麻利,只见,烤牛排和红烧海参装在一起,白斩鸡和葱油桂鱼装在一起,生鱼片和东坡肘子装在一起,,,,,,。义堂 王玉杰整个一个大杂烩,吃不了兜着走。义堂 王玉杰
  今天腊月二十三,小年。义堂 王玉杰上午开始下起的细碎雪花,现在已积得很厚了。义堂 王玉杰路上很滑,行车十分危险,这不,差一点叫一辆失控的出租车拦腰给撞了,多亏我打轮躲闪及时,只差一点点,万幸。义堂 王玉杰费了不少折腾,总算把车开回了家。义堂 王玉杰 过了小年,年味就浓了,出门在外的人们都急着赶回家过年。义堂 王玉杰那一年年底,我和老J 出差,已有半个多月了,还有几个地方应该去。义堂 王玉杰眼看着春运的车站里人山人海,我们也着急回家,便盘算着如何安排回家的路程。义堂 王玉杰在南昌决定,到福州后,哪里也不去了。义堂 王玉杰于是,在南昌买了福州到大连的机票。义堂 王玉杰中午,我俩在南昌坛子口吃了午饭,乘公交车回八一广场附近的招待所。义堂 王玉杰进了房间脱下外衣,我大吃一惊,加厚的夹克衫左侧被割破,里面穿的摄影背心左上口袋也被割,口袋里的物件已被偷去。义堂 王玉杰我赶忙去摸右侧的口袋,还好,右侧口袋安然无恙,里面装着的两张机票,南昌到福州的火车票,身份证等证卡,还有两千多元钱都在,我舒了一口气。义堂 王玉杰左侧口袋装着一路上的票据,还有二三百元零用钱,损失不大,票据丢了,回单位说明情况,也能报销。义堂 王玉杰只是感觉恼火,这么多年去了很多地方,头一次被窃,以前只知道江西人脑子机灵,手巧,没想到就是行窃也麻利,真叫人刮目相看。义堂 王玉杰想一想,又觉得庆幸,多亏了穿的摄影背心,口袋多;多亏了重要的物件放在右侧口袋。义堂 王玉杰也许是那贼人发了善心,不忍让我回不了家过年?呵呵。义堂 王玉杰临近过年,丢钱还好说,丢机票,丢身份证麻烦就大了。义堂 王玉杰当晚,我们离开南昌去了福州,在福州住了一天。义堂 王玉杰办完事,福州的朋友开车送到机场,四点起飞,夜幕中回到大连。义堂 王玉杰打出租车回家的一路上,辞灶的烟花爆竹此起彼伏。义堂 王玉杰到了家,家里的饭菜早已备好,家人正等着我吃小年的晚饭。义堂 王玉杰当然,要吃饺子,这是必须的。义堂 王玉杰
  有一次去重庆,正值盛夏。义堂 王玉杰中国著名的火炉城市名不虚传,40度的高温,叫我这习惯了在凉爽海风中度夏的人难以忍受。义堂 王玉杰重庆的朋友请客吃午饭。义堂 王玉杰偏偏又要去火锅店,还说我喜欢吃辣的,所以要带我去品尝正宗的重庆火锅。义堂 王玉杰朋友选在瓷器口一家老字号的火锅店。义堂 王玉杰店面并不显赫,店内却人声鼎沸,吃客爆满。义堂 王玉杰朋友提前预约了包间,我们去了便有一个靠窗的雅座。义堂 王玉杰所谓包间,也就是靠窗的一排桌子之间有一道隔断,与大堂还是敞通的。义堂 王玉杰窗外,就是嘉陵江,刮进来的是一阵阵湿热的江风。义堂 王玉杰既然吃重庆火锅,当然要吃红油锅。义堂 王玉杰重庆人涮料丰富,什么都敢涮,而且特别喜欢牛喉,鸭肠之类。义堂 王玉杰我不吃,所以,格外上了几样海鲜。义堂 王玉杰在嘈杂的人声中,红油锅沸腾了,店里没有空调,热的要命,大家的衣服已经粘在身上,屁股下的椅面已感觉到汗水的润滑作用了。义堂 王玉杰再看看大堂散台的吃客,多数都脱了上衣,赤膊上阵,吼着铿锵火辣的四川话,似乎就是要洗一场汗水澡。义堂 王玉杰我善解人意的对重庆朋友说,咱们别充斯文了,脱衣服吧。义堂 王玉杰于是,大家麻利的脱了上衣,把精神头都放在了火锅里。义堂 王玉杰这正宗的火锅店,的确麻的正宗,辣的可以,几口下肚,那热辣从腹中腾起,直冲脑门。义堂 王玉杰反正也没了衣服,任凭汗水在额头,脸脖,前胸后背任意流进裤腰里。义堂 王玉杰吃着吃着,竟感觉不到店里的闷热了。义堂 王玉杰从窗外吹进来的嘉陵江风,也变成了凉丝丝的。义堂 王玉杰个把钟头,我们五人喝了三瓶沱牌白酒,却没有一点醉意。义堂 王玉杰出了火锅店,午后的气温尽管更高,也没感觉到饭前的那么闷热。义堂 王玉杰由此,我深深领会了火锅在重庆火爆的因缘。义堂 王玉杰回去的路上,重庆朋友老苏说,他原籍上海,毕业后来重庆二十多年了。义堂 王玉杰刚来时,简直没法吃饭。义堂 王玉杰现在,他反而觉得上海饭没口味,哈哈。义堂 王玉杰
  再有一星期多一点,2012年就要过去了,现在写"年终总结"似乎早一些。义堂 王玉杰既然"世界末日"已成故事,我们还活着,那就写点什么吧。义堂 王玉杰回眸一看,2012年世界和中国出了那么多事情,扪心自问,我干了什么?很惭愧,大事小事没我事,好事坏事不沾边。义堂 王玉杰世界风云人物排行榜没有我,感动中国十大人物也没有我。义堂 王玉杰这一年,我还是拎着小日本产的照相机,东拍拍,西照照,沉湎在风花雪月,鸟语花香之中。义堂 王玉杰一年里,大多数的拍照都是为了糊口,应付差事,替他人做嫁妆,我几乎忘掉了都拍了些什么,反正没有我的只身半影。义堂 王玉杰只有偷闲拍过的花花草草留在自己的硬盘里,偶尔看一看,自拉自唱,臭美。义堂 王玉杰2012就这么过去了,过去就过去吧,还有2013年呢。义堂 王玉杰顺便,贴上今年的"春夏秋冬四条幅",以自娱。义堂 王玉杰

查阅用户资料
 去山西平陆,那是高中课文【为了六十一个阶级弟兄】记述的地方。义堂 王玉杰我和老Z在河南省三门峡市车站上了开往平陆的中巴客车。义堂 王玉杰当时车上人不多,三门峡离平陆不远,隔着一条黄河,过了黄河就是山西省,上桥下桥也就是三四十分钟的路。义堂 王玉杰中午,我们喝了些啤酒,开车时想方便一下,又觉得路不长,个把小时没问题,也就忍了。义堂 王玉杰没曾想,那车驶出车站后,并不沿着大道上黄河大桥,而是在市区转圈拉散客,我还跟司机开玩笑说:"你这是要拉我们三门峡一日游吗?"当时正是秋季,贩运苹果的人很多,直到拉上了两个贩苹果的乘客,苹果箱子把车里塞得满满的,这车才晃晃悠悠地向黄河大桥方向开去。义堂 王玉杰时间已过了一个多小时,我和老Z的内急就有些坚持不住了,央求司机找地方停车。义堂 王玉杰那司机一口黄黑相间的牙齿,嘴里叼着烟,耳朵上还夹着一根,甩着个能有仨月没理发的脑袋,正与贩苹果的俩人聊得眉飞色舞,哪里肯停车?说这段路不允许停车,停车违章。义堂 王玉杰老Z低声骂道:"奶奶的,他四处拉客,客货混装就不违章?"不管怎么跟他说,他就是不停车,我和老Z都瞪着眼睛看车外,寻找路旁可以停车如厕的地方,终于看到了,大声告诉司机,这里有厕所,这里可以停车。义堂 王玉杰可这家伙像是没听见,轰着油门往前开。义堂 王玉杰可怜的我俩面面相觑,只能咬牙忍着,只盼着快点到站,只恨这黄河大桥怎么这么长。义堂 王玉杰过了桥,走了近二十分钟,终于到了平陆汽车站,我和老Z不由分说,拨开满车的苹果箱子跳下车,挎起背包,弓着腰,捂着肚,迈着小碎步直奔厕所。义堂 王玉杰舒了一口气后,我对老Z说:"咱这是河南憋尿山西撒呀。义堂 王玉杰"

查阅用户资料

返回页首  留言 [第1页/共1页]

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:
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